<address id="aecd"><address id="aecd"><ol id="aecd"><li id="aecd"></li></ol></address></address>

    <q id="aecd"><kbd id="aecd"></kbd></q><tt id="aecd"></tt>
              <p id="aecd"><code id="aecd"><kbd id="aecd"><strong id="aecd"></strong></kbd></code></p>

              儒家生态观适用当代吗


              作者   时间2018年03月07日  浏览  字号选择〖    〗


              进入21世纪生态环境的破坏是人类永续发展最根本而最重大的问题。许多有识之士都忧心忡忡我们可以说环境的问题基本上与一个思想根源有关系那就是18世纪欧洲启蒙文明以后“人之觉醒”。人自认为是“宇宙的中心”开启了人定胜天人是宇宙最珍贵最伟大的存在宇宙是以人为中心的我们只要运用人的智力就可以戡天役物探索宇宙的奥秘。

              做个宇宙的主人这种18世纪欧洲启蒙文明以来的心态一般叫做“人类中心主义”他固然二百年来为这个世界创造了各种新科技也带来了很多短期的人类福祉但是他长期是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因为人是中心嘛。古代的儒家文明不是这样看问题古代的儒家认为人文与自然应该是处于一个和谐的关系。

              《论语·先进篇》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在论语里面最有启发的就是“曾点境界”那一章孔子说你们一天到晚说人家都不了解你们有一天如果人家了解你请问你要做什么呢?有一个学生说如果让我做行政院长我可以两三年把这个国家搞得乱七八糟。那有一个人说如果让我做外交部长我可以把外交部搞到最高境界使万邦来朝。夫子听到这些弟子讲这个论语原文说:“夫子哂之”一个口字旁一的东西的西就是类似台语说的有一种做窃笑状;孔子做窃笑状因为这些年轻人志气太大都是往外驰的。

              《论语·先进篇》

              曾点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到了最后孔子问曾点说:“点尔何如?”曾点你怎么样?曾点说:“不好意思我没有什么志气他们志气很大我只想在莫春三月的时候穿上新作的衣服然后童子五六人唱唱歌卡拉OK咏而归”。孔子就说:“爽啊!吾与点也”孔子就说太棒了我赞同曾点的境界。这一段对话惊心动魄我觉得是论语里面孔门师生最精彩的对话。

              曾点境界展现了孔子思想世界里面,那种人与自然的关系,包含了两面。一面是人与自然是一个“连续而不是断裂”的存在,就是说自然不是人征服的对象,他不是断裂的,他是一个有机性的连续性的一种关系。而内在的修养到达一个境界,你可以了解自然的意义;因此“仁者乐山,知者乐水”,你看孔子用“山和水”来譬喻“仁跟智”,这是一种具有东方文化特色的“形象思维”,相对于古代的西方所开展的“逻辑思维”,是很不一样的。

              《论语·雍也篇》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比方说亚里士多德“三段论”:第一段凡人皆死第二段亚里士多德是人所以当然得到第三段结论亚里士多德必死。这一种逻辑思维在东方人看来可能太逊了我们手指一点就看到月亮看到了山就想到了仁看到水就想到了智看到了笔墨就想到了文臣看到了甲冑就想到了武将这个中国式的思维真的是点石成金这种我们可以说是形象思维。

              因此呢,人与自然是相融合的,人不但和自然是相融合的,而且人应该顺应自然而提升他的内在的道德意涵,因为自然潜藏着各种的道德的意义信念和价值,他早就内建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所以孟子讲:“子归而求之,有余师”,你要回到你的内心。

              《孟子·告子篇下》

              曰:夫道若大路然岂难知哉?人病不求耳。子归而求之有余师。

              这令我们想起20世纪上半叶美国那些所谓“超越主义”作家像梭罗的湖滨散记等等就是说人文的秩序与自然的秩序不是对抗关系他是连续的这一点是古代中华文明包括孔子思想都是这样来讲的。能否在21世纪在我们东方的智慧特别是孔子所启示我们的人与自然之间的一体性共享仁义道德的“仁”的这个质素。

              北宋的时候程伊川说:“仁者天地以生物为心者也”后来也有人讲:“仁者以万物为一体者也”这一种智慧跟西方的戡天役物的精神两者之间达到一个所谓最圆满的动态的平衡就有待于我们的努力。



              · 相关信息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