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aecd"><address id="aecd"><ol id="aecd"><li id="aecd"></li></ol></address></address>

    <q id="aecd"><kbd id="aecd"></kbd></q><tt id="aecd"></tt>
              <p id="aecd"><code id="aecd"><kbd id="aecd"><strong id="aecd"></strong></kbd></code></p>

              一个去“蔽”存正的艺术典范


              作者   时间2018年03月07日  浏览  字号选择〖    〗


               《邹忌讽齐王纳谏》是我国古代的有名篇章它出自《战国策》中的“齐策”。由于其写人记事手法高明说理言事取譬确当富有逻辑力量长期以来一直为人们瞩目。今天我们见到的多个古典文学选本此篇大都入选;我国清代的著名选本《古文观止》它也名列其间。《古文观止》的编者不仅在文章间指示其表现手法结尾处还用了这样一段文字夸赞此文:“邹忌将己之美徐公之美细细详堪正欲与此参出微理。千古臣谄君蔽兴亡关头从闺房小语破之快哉。”

                古人的评价我们可以参考。可用今天的眼光看这篇数千年前的篇章到底有哪些高明之处有哪些文章之美?它包含了怎样的服人的情理以及它还能给我们哪些有价值的启示呢?我们不妨做一点探析。

                《邹忌讽齐王纳谏》首先给人的印象是人物之正人物之美。这“正”是由“美”引起的。文章开笔便写到邹忌之美:“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貌美就难免有些自爱;自爱又有些不大自信所以就有了与妻妾及友人的谈论:“朝服衣冠窥镜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忌不自信而复问其妾曰:‘吾孰与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问之:‘吾与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

                这一节,一般看去,应该是邹忌越来越自信的过程。因为无论妻妾客人,都异口同声。从叠加效应和一般推论,似乎都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自己比徐公美。可从后面文章看,还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邹忌愈来愈疑惑的过程。否则他可以十分满足,沉浸在自己比徐公美的结论之中。

                故此,他在第二天见到徐公后,就有了撇开他人结论的自我审度:“明日,徐公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表面的审度之后,在一些人,会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或嫉恨徐公,或埋怨妻妾客人。邹忌不这样,他由此开始了究诘地思考,并得出自我的理解和判断:“暮寝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读到这里,笔者觉得邹忌是一个总能站在他人立场思想的人,不偏颇,不迁怒,从这个角度看,由品貌到品格,他是一个很“美”很“正”的人。

                邹忌之外此时的齐威王也是一个能够听取意见有错必纠闻过则喜的有威权的“正”人。下面的文字可以证明。邹忌在想通这些问题后立即想到了自己的国度想到了大王:“于是入朝见威王曰:‘臣诚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齐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观之王之蔽甚矣。’”尽管邹忌官尊为齐相可在威王面前说这一番话说“王之蔽甚矣”(你被蒙蔽得太深了)即使今天看还是含有指责的意味说起是很冒昧的。

                可齐威王并不见怪。“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令初下群臣进谏门庭若市;数月之后时时而间进;期年之后虽欲言无可进者。”所以说威王“正”是他不仅能接纳邹忌的看法还能采取方法解决受人蒙蔽的问题。“当面”“上书谏”“谤讥于市朝”的声音许多肯定绝不好听可威王不仅听进去了还采取了有力的解决措施。因此这些批评声便由当初的“门庭若市”到“数月之后时时而间进”再到一年后“虽欲言无可进者。”

                听到听取了大家的“谏言”,解决了国度出现的问题,齐国因此而变得强大:“燕赵韩魏闻之,皆朝于齐。此所谓战胜于朝廷。”看看,由于内政修明,国家强盛了;通过朝廷的善政,国内得以治理,就可以将外部势力折服,“此所谓战胜于朝廷。”这该是多么令人感慨的结果呵!

                笔者在此格外强调一个“正”字,是觉得我们几千年前的祖先,是那么善于从“正”的方面去思考和理解问题,理解人。邹忌虽然听到了一些“假话”,可他能从实际出发,明晓自己的身份权力可能带来的使人偏爱畏有所求的不良结果,而不是把责任简单推给他人,去责难他人,以维护自己的所谓颜面。这一点,齐威王也做得很好。当他听到邹忌说自己被“蔽之甚矣”的逆耳之言,并没有首先觉着自己的权威受到攻击和威胁,对邹忌不满而排斥,而是觉着这些话从大局出发,有道理,首先肯定其为“善”,继而颁下鼓励人们为国家考虑之“令”,让大家充分提意见建议,使自己可以从中找到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并在实际中去加以解决。人们关心这个国家,大大强过几个大臣和自己的局限。这样的胸怀和大局观,从好的善的方面去思考和理解他人,笔者以为就可以称之为“正”。

                《邹忌讽齐王纳谏》一文,十分善于写人。譬如比邹忌更“美”的徐公,在文章中一直没有正面出现,也没有对他的“美”详加描述。可在邹忌之美的映衬下,他的“美”便足够令人想象了。这等侧写手法,在今天看仍相当高明。该篇在融理于事方面,也十分突出。它从邹忌谈美论美比美这些似乎十分具体,又非常个人化的事情说起,居然得出了受“蔽”可能导致国家不稳不盛的大道理来。这篇短文还为后世留下了一个有名的成语:“门庭若市”,形容求谏令下之初,来进言者熙熙攘攘,如同市集般的情形。此外,这篇文章受到人们长期瞩目,笔者以为还与其中的逻辑力量有关。譬如邹忌感知自己听到假话时,对妻妾客人的心理推衍是十分确切的;随即,他用类比推理的方法,得出齐威王也“蔽甚矣”的结论。这里运用的推理方法,环环相扣,形成合乎情理难能动摇的逻辑线索,让人们赏读文字之美的同时,感受到无可辩驳的逻辑力量,这应该是此文流传千古的内在骨骼支撑吧。



              · 相关信息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